首页经典正文
搜索 导航

永远陪着我

父亲的眼力日渐衰退,对弈时他只能选择黑棋。

我不清楚父亲从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象棋,至于我开始陪他下棋的具体时间,我也不能记得了。在这十多年里,父亲对我的战绩是负多胜少,所以他喜欢挑战我,好象每一次同我对座在棋盘前,都是对他棋力的一次检验和挑战。这符合他争强好胜的性格。

如今回想起来,父亲应该是在离休初期真正接触到象棋的。父亲搞了一辈子体育,强项是那些跳高跳远或篮球一类的运动性极强的项目。虽说象棋也在大的体育范畴之内,但这一动一静之间,差别极大。在我的印象里,父亲年轻时是很难坐下来的。我猜想,他是在离开工作岗位之后,闲来无事才把象棋摸到手的。而那些年正是我在外求学的日子,所以我没能感受到父亲的变化。等我大学毕业工作之后,有时间陪他了,父子俩下一盘象棋,我才发现我俩的水平已是半斤八两不相上下了。

但是我知道,在我陪父亲下棋的这十多年里,父亲随着年龄的增大,他的性格正在慢慢地变化着。从下棋的风格和力道里我感知到了。

父亲年轻时是个刚烈的脾性,他业务精干,与单位的行政领导常常在工作中顶牛,尤其是那些不懂业务又喜欢指挥的领导。可悲的是父亲对工作太认真了,他直来直去的态度让领导多有尴尬。更可悲的是每一次事情的结果都证明了父亲才是对的。于是他渐渐地成了一位领导眼中工作上重用行政上弃用的人。而他却浑然不觉,依旧我行我素,愉快而又负责地忙碌着各项工作,直至病倒办了离休。

在家中也是一样,由于他长年忙于工作很少回家,所以姐姐们一年也与他说不上几句话。每次在家中看到他都是一幅疲惫不堪的脸庞,好象随时都会生气发火的模样。直到现在姐姐们都出嫁有了自己的孩子,但回答父亲的问话时,还会象小学生面对老师提问时一样,说着话两腿不由地打颤。我是父亲中年得子,自小受到父亲更多的怜爱,但他并没有放松对我的管教。我之所以与父亲亲近许多,完全得益于自小跟随他生活在一起,并不是他对我有什么宠溺之心。

父亲喜欢以当头炮开局,这是他多年一贯的风格。然后就跳马出车,摆开了一幅猛攻的架子。那时他的眼睛永远停留在对方的地界上,寻找对方的破绽,时刻准备祭出他毕其功于一役的杀着子。他这样下棋只瞻前不顾后的风格真是少见,就跟他打拼了半生的职场一样,任何事情只管向前冲锋。我丝毫不怕,我的性格中更多了母亲的遗传,柔中带刚,稳中求胜。我一一化解了父亲的轮番进攻,然后伺机反击。每当我高举反攻的大旗时,父亲立刻就会一败涂地,因为他几乎没有设防。等他不得不将目光收回到自己的半场时,这才发觉他已无力回天了。父亲的可爱之处还在他从不吸取教训,他甚至弄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是自己占着上风,转瞬之间就溃不成军了呢?于是再下一盘,他会把更多的精力投入进攻。他始终认为输棋只因为他进攻不力。

后来父亲开始尝试飞象局了。我不知道他自何时反思出了自身的问题,懂得了先行保护好自己再去与对方抗衡的道理。既便是如此浅显的道理,也没能深入到父亲的脊髓之中,所以我不害怕。我相信在一局漫长的棋中,他终究还会犯急躁冒进的错误。果然父亲耐不得与我纠缠,往往在中局又信马由缰地杀将过来,等着我一一将它们擒获。当他在攻和守之间拿捏不好选择时,他是矛盾的,他是犹豫的,他更是痛苦的。我相信他肯定思考过,他的这种改变到底是对还是个绝对的错误。

这样的对决这样的话语,其实我从没对父亲说过。任何一种改变都是他自己的领悟和抉择。赢了父亲的象棋我亦不会沾沾自喜,毕竟我是找到了父亲性格中的弱点,并很好地利用了它。再者说父亲近八十的年纪了,陪他下下棋对他的脑子是一种很好的锻炼。我从没想要让他意识到什么,我清楚人生是不能推倒重来的。

最近父亲又有所改变,他开始学会悔棋了。为一颗被我冷不丁吃掉的大子儿,他常常象一个小孩子那样央求我,甚至不惜耍赖从我的手心里去夺。我就假装不依不饶的,跟他假抢,逗得看在一边的母亲乐了。年轻时一言九鼎的父亲是从来不屑这样的,他可曾会这样办事呢?人也真是奇怪,老了老了,又皈依了孩童的天性。

我倒是从心眼里喜欢起这样的父亲来了,如同喜欢我的孩子一样。

父亲的电话又打来了,催我过去陪他下棋。我想好了,我仍要毫不客气地赢他,让他想着用功练棋,较着这一股劲儿。我还要请母亲作个公正的裁判,在父亲悔棋的时候罚他黄牌。

说实话,我之所以如此认真,并不为别的什么。我只是想让他们一直这样,永远陪着我。
热门排行更多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