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经典正文
搜索 导航

原来,你只是首简单的歌

  有些人,有些事,像一首简单的歌,刚听的时候感觉全世界都是它的旋律。可是,几年以后也许你已经忘记它,即使记得,那也不过是些遥远的过去。--题记

  (一)

  太阳出来了,初秋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暖暖的。苏年年伸了个懒腰,揉揉眼睛向窗口望去。微笑,闭眼,沉醉在晨光幸福的注视里。

  “又是个阳光灿烂的周末,真好!”年年的心里似乎也镀上了阳光的金色。缠绵的秋雨下了好几天,久违的阳光终于让她恢复了活力。可谓功劳大大的。

  拉过衣服,准备起床,隔壁传来歌声:

  “这世界很复杂混淆我想说的话……云和天蝶和花从来不需要说话断不掉依然日夜牵挂……”

  熟悉的旋律,温和醇厚的声音像块磁铁,把刚刚坐起来的苏年年生生地吸在床上。她缩回被窝,静静地听着歌,郁闷的是:那么熟悉的旋律,同样感性的声音,她却忘记了歌名。

  歌连续放了三遍,直姐妹淘安倩抱怨了句:“谁也太喜欢这歌了吧,真是的,这么一首简单的歌!”

  苏年年记起,这是王力宏的《一首简单的歌》。

  其实没有人知道苏年年郁闷的原因,因为这是她高三唯一学会唱的一首歌,是这首歌,她听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泪流满面,无力自控。

  而事隔三年,同样的旋律同一首歌,而且歌名在歌词中反复出现,而她却想不起歌名了。怎么听,似乎都隔着一个时空,歌声也仿佛存在于遥远的过去,恍惚中,只有寥寥的回忆。

  人都是这样的喜新厌旧,那么容易遗忘吗?苏年年问自己。

  也许小四说得很对,我们自以为念念不忘的其实已在我们不知不觉中忘却了。小四还说,记忆就像是掌心里的水,不论摊开还紧握,它都会一点一滴,消失干净。

  那么,一切都是真的了。自己当年喜欢的那个人,就如同那首他曾留在自己流言册上的《一首简单的歌》一样,变成了遥远的过去,几乎已经想不起。

  过去是什么?那是一个外国。

  (二)

  记得《一首简单的歌》曾是苏年年暗无天日的高三里唯一的一点阳光,理由只是这是她喜欢的男孩子留在她毕业纪念册上的(纪念册是在高三上就签完了的,高三下老师禁止)。寂寞了,听听它,觉得可以不那么落寞,可是总会越听越难过。一个人走路的时候,听听它,哼着它,觉得应该很自在吧,可是背影却那么孤单。

  庆幸的是,苏年年还是一个人挺了过来,上了大学,毕竟她那么努力,而且荒芜了那纯美懵懂的爱恋。

  人生总会有小小的遗憾吧,可是自己还是幸运的,她后来想。

  记得高三那年,父亲从隔校很远的家来学校看她,当时的苏年年还没下课,父亲就在教室外等。那节数学课上,老师接连对她提问,最让她头疼的数学课,最怕数学老师提问的她,那节课竟然可以把问题解说得很清楚。老师点头让她坐下的那一刻,她分明看见父亲黝黑,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一直以来,父母都是自己的依靠,而她是父母亲的骄傲。除了努力学习,苏年年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所以,即便是萌动的青春爱恋,那也只能是一场自编自导的独角戏,再怎么唯美也只有自己是自己的观众。

  直到看到毕业纪念册上的歌词,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明白。心里还是有波澜吧,只是她有时后太明白,太高傲和倔强,知道不会有结果的那就让他成为永远的秘密的吧。

  高考后,各奔东西。那个苏年年喜欢的男孩子,那个名叫姜颢的有着景致五官和淡漠表情的男生,也从苏年年的生活里消失了。偶尔孤单时还是会想起的吧,只是,仅仅是偶尔而已。

  一切都在变化和生长。我们骄傲淡漠的苏年年也成长为会对着陌生人微笑的女大学生。笑的时候,会露出小虎牙,其实还是很可爱的。空闲时间自由自在,看张爱玲的小说,张小娴的散文,看小四,七堇年或明媚或忧伤的文字,也写自己的文字。

  现世安稳,生活平静自在。时间也像箭一般“嗖”地一声从大一射到了大二。苏年年迎来了生命里第一份可称为爱情的东西。

  没有先兆,也没有在她的大学计划里。

  (三)

  那个给她爱情面包的人是任小天,她的高中校友,那时他们还是不错的哥们吧算是。

  在苏年年特别郁闷的一天里,他的电话和短信从天而降,他讲不好笑的笑话,唱Jay的歌,最后的最后,便是一段连一句“我喜欢你”都没有的告白里。说是告白又不像,因为连“分手”二字都包括在内。只是他说的不是“我们分手吧”,因为还没有开始呢!

  我敢说,任小天的告白应该是苏年年自有人追求以来听到的最烂的告白。可是,像个魔咒,她就答应他说试着看。

  其实,任小天并不是她理想的类型。手指不够长,个子不够1.78米,人也长得还不赖,可比“小旋风”差远了。可是苏年年还是喜欢他了。

  也许只是因为他大胆又傻傻地说:“让我照顾你吧,我不会说分手的”,也许只因为他在那个50不遇的大雪弥漫的冬天在火车站出站口等了她三个多小时,然后牵着她的手走了很长很长的雪路,因为许只是他在她不开心的时候讲不好笑的冷笑话给她听,直到她笑为止,也许因为他会把Jay的歌唱得比周杰伦更有感觉……

  谁知道呢,可是不管怎样,苏年年与任小天在一起了。

  因为爱,所以爱,那些在别人看来微不足道的无所谓的小事,苏年年都觉得是幸福的吧。

  相爱,其实仅仅是因为爱吧。但并不是没有矛盾。记得某个假期,任小天从J城到年年所在的学校看她,本来很开心的。可是某日走在路上,任小天哼起了《一首简单的歌》,苏年年听着听着就发火了:“唱别的歌不行啊,要死人了的难听!”

  “挺好听的啊我觉得,你听过没哦?”任小天不知道哪根筋错为了来了这么句。他一向顺着她的。

  “好听是吧?那你唱吧,离我远点就是了!”说完就快步过马路步前。“笛”的一声,一辆大卡车堵在年年的面前,眼前还站着惊谔的任小天。脸都白了。

  他把她拽回人行道,低声说:“我不唱了还不行么?你别生气了,都吓死我了刚才!”

  苏年年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她觉得自己优点无理取闹。

  “怎么了傻瓜?都成花猫了还哭啊?”他做鬼脸。

  她忍俊不禁,笑了,说“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是一个关于头发的故事,仔细听哦!”

  在那个黄昏里,在校园里的石凳上,他们并肩坐着,一个讲,一个听。

  其实,这个故事是关于她自己的。因为在答应跟任小天在一起的第二个月末,苏年年剪掉了自己的长发,变成了所谓的“妹妹头”。来校后,同学们都说她变时尚了,那是当时的流行发型。其实,对于苏年年,她只是想换种简短的发型,换种心情生活而已---其实她在跟任小天在一起以前还是会想念高三,那些让她无奈又热爱的时光和那些留在记忆里的人。

  故事讲完,苏年年发现,很多的事似乎已经模糊,而这个故事在他人听来还真像个故事,关于头发,关于懵懂的爱恋,关于一个女孩的成长。任小天揽过年年的肩,抚摸着她的微微长了些的短发,说:“那个女孩真勇敢,我喜欢勇敢的女孩子!”说着,抱紧了她。

  苏年年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明白那个故事里的女孩其实就是她,但是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如此贪恋这样的怀抱,温暖,安全。

  也许自己所想要的温暖,不过是一个拥抱的温度。只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给,都愿意给,而她又可以无所顾忌的接受吧。

  (三)

  挥一挥衣袖,时光滑出了好远。

  任小天与苏年年仍然隔着千山万水,电话传情。也就是所谓的异地恋。偶尔也会孤单,也会吵闹,可是也许这样的生活才是踏踏实实的吧。即使是吵架,他还可以自信地说“只有跟你在一起才是幸福的”,苏年年需要这样真心实在的爱情。

  爱一个人并为之所爱,是件多么幸福的事!而爱而不得又多么让人失落。

  有人说:在爱情里,有一个人觉得孤独的爱情迟早会结束。说的大体是但恋吧。因为经历过,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她更珍惜现在的快乐与美好。那样的孤独那么让人绝望又贪恋,只是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连同留言册上的那首简单的歌一样,现在听来,也不会再那样动情。

  苏年年忽然明白,年少时的感情那么简单,追求与放手都显得那样轻易,甚至不需要理由。甚至会觉得,其实那时侯的自己只是需要一个人在自己最孤独的时候有一个精神依托而已,至于那个人是谁,似乎都不重要。

  像张小娴说的那样,暗恋的时候,喜欢的那个人其实是你自己的倒影,是意想中的人。

  时间过去,物已非,人不再。那么,不是喜新厌旧,只是,有些人注定只是过客,只适合遗忘罢了。

  窗外,又是大把大把的阳光泄下,大团大团的温暖袭来。兜兜转转之后,苏年年已经开始真正成长。她的爱情之花也开得灿烂繁盛,蔓延在季节深出,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来。

  那个人,原来真的不过是首简单的歌,平凡而又深刻,只是在再深刻的也终会成为记忆,也敌不过时间。

  敌不过的,是时间。仅仅是时间吗?

热门排行更多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