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经典正文
搜索 导航

花瓣飘落的声音


  曾几何时,在死党的簇拥下,我上网了。在后来的不知不觉中又发现聊天室是个不错的地方。没事就去聊几句,那是要在无聊的时候。
  记得那一次,一个叫做月光剧场的聊天室吸引我着不太恋网的网恋者。她叫花音,是我在那个聊天室中认识的第一个网友。人家送上了“你好”。慌忙不知所错的我也只好回复了她的话。———我们相识了。
  就这样平淡,象杯白开水。可就是这平凡的相识才有了生命中的那次眷恋的网恋经历!
  自那以后,说不清是凑巧还是缘来了,每一次逃课上网,总会看见她的名字。越来越深的有了一种说不出感觉,象是什么东西在生命里盘旋着,但每一次我们总会恋恋不舍的说了一次又一次的再见!直到有一天,我终于红着脸,向那远在千里之外的她吞吞吐吐的打出了表达我的那个意思。记得当时怕怕的。不知为什么,也许是怕人家拒绝的缘故吧!她变写了一首朦朦胧胧的小诗作为对我的回答。弄的我似懂非懂的,怎么也不明白她的意思,后来想了想,反正她没拒绝我吗!继续努力,就这样,好不容易的问出了她的电话号码!当时美的找不到北的那种心情,至今仍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可能今生也不会第二次吧!———那天晚上,我们相知了!
  当电话里传出她那象天鹅绒一般的声音时,我陶醉了,陶醉再那浩瀚的星空里,陶醉在那美妙的音乐中,陶醉在她那靡靡的网恋世界中。那种感觉真好。记不清那种奇特状态下的自己到底对人家说了些什么,总之那次是在红着脸。再美里的象童话而有短暂的语音沟通之后,我给她写下了一生中的第一封情书。最后恨了恨心,用针在右手上扎了一下,写下了几个缠缠绵绵红字。不知不觉中,一夜过去了。但我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困倦。骑着被老妈叫做死的快的摩托车,飞奔邮局。发信后,习惯般的看了一下表,呀!7:50。上学要迟到了,又要被SIR批了!快乐的唱起了徐怀玉---向前冲,冲着冲着,冲到了电线秆子的怀抱里,于是呼边于那高高的电线秆子接了个吻,然后便睡熟了!
  醒来后,躺医院里,昏昏沉沉的;便又睡下了。再梦里,美丽的公主与我依违一起,坐在充满花香与童话的世界里,那个梦好美。再次醒来后,竟然不可想象般的收到了一封特快传递。“是她的!”我大叫着,旁边的老妈还以为我我摔出了毛病,差一点去叫医生。那感觉就想喝了好几瓶兴奋剂似的。迫不及待的拆开信,当信上那秀美的字映入眼帘时,平生第一次感到幸福。读者读者,莫名其妙了,她怎么知道我把初吻献给了电线秆子呢?难道她吃醋了?想不明白!出院后再次给她了打电话,才晓得,一个死党在上网时遇到了她,还责备人家!哎———自己不小心还要怪别人,我的死党啊。我非修理你,虽是这么说,但心理却是美滋滋的。我们俩开始浪漫起来了!
  在世界末的最后一个月里,我与她度过了人生中最浪漫的时刻,彼此用电话和挂号信联系着,倾诉自己对千里之外一个不能言容的影子。我们共同鼓励着对方,用对方激励自己前进着,因为我们都知道,在不远的将来。会是很美的。然而在短短的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失去她的声音与通信。那段时间,好难过。每晚,都要给她打传呼。可我在也没有听到天鹅的声音,安耐不住后,按下了她的电话!
  “喂。”
  “你这几天怎么了?为什么一个电话也不回呀?”我不高兴的质问着。
  “请你以后不要在找我,再见!”当时听完后,有点傻,好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作些什么?抓起一件衣服,顶着雪,踏上了北上的列车。站在车厢里,思考着,思考着一切,和这突如其来的打击,8个小时很快过去了。终于到了属于她的城市------长春。茫然的我,走在陌生的街头,寻找着,寻找着这个城市中唯一的属于我的声音———花音。
  残酷的现实与莫大的长春市使我不得不再次祈祷电话那边的她会是另一种态度对我,可奇迹没有出现。她的声音仍是那么冷,“快回到属于的自己的城市,我不会见你,你把虚幻的东西带到了现实中。”睹……我们的最后一次通话结束了,就象一开始我们认识那样,那么快!身子一软,靠在背后的一面墙上。夜晚里那五颜六色的霓虹不再耀眼,街上的人稀稀拉拉的。望着迷茫的星空,我的视线模糊了,脸上两股热流划过。一切都变成了静静的!
  天空中一颗流星,转顺即逝。划破了寂静。“候街男孩该回家了,这里不属于我。”带着万分的遗憾,买了回程的火车票。站在站台上,看着那望着喧嚣的大都市,最后喊出了心声:“我多么想你,花音,你到底在哪里?”
  回家后,一连几天吃不下东西。最后还因为感冒,住进了医院。想一想,也蛮有意思的,认识她是在医院,失去她,又是在这里。在葡萄糖输液下躺了好几天,烧退了。于是有背起来书包,跨上“死得快”加如了四处奔波的人流中。
  之后的一个月里,学习时也打不起了往日的精神。除了无奈陪伴我的就之剩下老师的责骂,和那越来越多的苦涩。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上,写着我的名字里面也只有一句话“在播种的季节里,收获的人是愚蠢的”。我知道是她————花音。那个令我为她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的蒙娜丽莎。
  爬上天台,在旭日生起的时候瞑望着长春的方向高喊一声——————“Thankyou,girl!”
  每当心中那似怨似恨又似眷恋的情思再次愀然爬满心壁时,我就默默唱上那句——你在他乡还好吗?
  如果有来世……
热门排行更多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