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经典正文
搜索 导航

我看到你了

    灵突然很想很想她的初恋情人。想拉着他的手,抑或是坐在他的怀里,告诉他,自己从来都没有这样想他过。
  
  然灵又是一个很内向、甚至有些封建的女孩,自打与他分手以后,就再也没有单独见过他,哪怕是他来到她所在的城市,所在的小区,她都会压制住狂跳不已的心,极其艰难地一字一句地说,实在对不起,我现在没有在家,我和我的好朋友去了某某地方了。
  
  放下电话,她会很长很长时间都沉浸在与他相见的激动人心的模拟的氛围中,她会模仿着他的声音对自己说话,也会捏着嗓子、佯装生气乃至不动声色地说,我们都分手了,放弃也是一种爱呀!
  
  之后便泪流满面,心痛如绞。她更会想象着他正在哪个方向徘徊着,她也会站在自己家楼的某个合适的地点窥视着他的存在。她不知道这样做对还是不对,但她却又不能不这样做。人啊,真的是矛盾的产物。她无奈地想。
  
  初恋总是美好的又是难忘的,哪怕有着刻骨铭心的伤痛,就像灵一样。虽然当时因种种原因,他们不能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但那时的欢笑,那时的温存,连同那时的争吵与冷战,都成了她梦的内容,一年又一年,一天又一天,那梦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可醒来后依然是那么的令人神往,令人难忘,令人开心……
  
  还是在去年的一个同学聚会上,他将自己的QQ号码发给了她,希望在网上能经常与之见面。
  
  可是不知道是他疏于上网,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一直没有等到过他,而且她每次上网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他的头像是不是彩色的,有没有来,虽然天天都是失望,但却一如既往,每次都看。并且时不时地哼着一首从电视里听到的歌曲《上网就是为了等你》。
  
  终于,今天早晨,她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也就是那个整天灰着的头像变成了大红的颜色,仿佛看到了那张她最熟悉的脸。她激动地手都有些发抖,但还是认真地点了一个表情就是两个握着的手过去。
  
  她知道他肯定马上就会应她的,然而她却不曾想到,特殊的声音过后,竟然是一行提示语:[自动回复]您好,我现在有事不在,一会再和您联系。她的心一下子凉到了冰点。
  
  她无心再敲击键盘了,于是点击植物大战僵尸,将自己的自嘲,失望,失落,孤寂一股脑儿砸到僵尸的头上,不知不觉她便只有僵尸了。
  
  叽叽地声音突然响起,她一下子惊醒了,是的,该来了。
  
  她离开了僵尸,来到了对话框,可是那上面一行字,突然又一次让她进入万劫不复之地,对方来了赫然一句:你是谁?
  
  我是谁?你都不知道我是谁了,你真是……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理,更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骂这个忘恩负义的初恋……她晕了!
  
  然而她转念一想,这……对了,她想起来了,她立即又回了一句:不是本人上网吗?
  
  回了:不是
  
  噢,我——她本来想说她是他的一个网友,但她立即又想,他不喜欢上网,说网友,别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就回了:我是他的一个同学。再见!
  
  她没有再给对方留有问她话的机会,她怕对方是他的妻子。
  
  她很狼狈地收了网,下了线。
  
  她看了看墙上的闹钟,近四点了,他该不会还睡着午觉吧,于是发了个短信过去:我看到你了。
  
  接下来该有什么内容,我想不说也能猜出个七八成了吧!
热门排行更多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