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经典正文
搜索 导航

我的first love


  youarealwaysbeinsidemyheart....我在大学校园的广播里又听到<<firstlove;;这首歌。每次听到它我都会沉溺在美妙的意境中,回忆起初恋的颜色。初恋是粉红色的吗,浅蓝或者透明的,也许每种都有,因为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颜色的初恋。时间是可以流逝的,但对于初恋的颜色我想是永远不会褪色的。
  一
  那是上中学的时候,老师把一个叫林毅的男生安排到我旁边的位子座,那是个开始给人感觉有点很沉闷的男孩,老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也不太爱学习,很少和周围的人交流。由于我是学习委员,我和他讲的话几乎就是同一句:“林毅,你的作业还没交。”到是座在我前面的女生萧文挺喜欢主动找他说话的,萧文在班上是个并不算受欢迎的女生,因为她是个特别爱炫的女生,我开始也不喜欢她,但她却比较喜欢和我相处。她经常在自习的课的时候转过身和林毅说话,有的时候还约林毅放学和她一起回家。可是那个林毅对萧文的态度倒也一般,可不是每次什么都答应她。由于萧文的过分主动引来班上那些比较八卦的人的闲言闲语,说他们俩是一对什么的,萧文倒是无所谓,可是林毅却很介意,每次听到有人在笑他们,他就说:“别乱讲,无聊。”虽说林毅不太爱说话,但被我们班那些爱议论的女生评为班上几大帅哥,所以有人爱议论他我也觉得很正常了,有一次上体育课的时候,和我关系比较好的小童居然突然问我说:“你旁边的那个林毅是不是和萧文是一对啊?”我说:“你干什么那么爱管别人啊!”她说:“他可是我们班的帅哥拉。”“你只会看帅哥拉,花痴。”我笑小童说。她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林毅座在我旁边一段时间后,我们的话渐渐的说得多了,不在是仅限于我老时催他交作业之类的,他开始向我问题目,我每次都很耐心的回答他,就这样和他渐渐地熟了些,大家有时还能聊聊天,开开玩笑。他虽然比较内向,但也免不了十五六岁男生的调皮,他有时还作弄我下,比如把我刚写好的作业藏起来,害的我到处找,我也时常威胁他说:“你再这样,以后不告诉你做题目了。”而他总是无所谓的一笑。关于他和萧文的“绯闻”一直是班上同学爱议论的话题,大家经常开他们的玩笑,我坐在他们周围,听着同学的玩笑,也觉得有点好笑。可我发现林毅却极不愿意大家开他这样的玩笑,看他每次被开玩笑的时候他都不太高兴。有一次,林毅居然突然挺严肃地跟我说:“你可不可以不要跟别人一起笑啊!”我说:“为什么啊,开玩笑而已,你不用搞的这么严重吧!”“根本没那回事,我不喜欢那样说我。”他似乎有点生气的说着。我当时觉得他莫名其妙但还是答应他以后不笑他了。
  跟林毅相处的比较熟的时候,和他聊天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他老是一副郁闷的样子是因为他爸爸老是不回家,一回家就和他妈妈吵架,让他觉得很难过。他告诉我说是因为信任我才和我说的,并且要我不要和别人说。我们时间一久算是相处的不错了,这也让坐在我前面的萧文看在眼里了。她也挺喜欢和我玩的,并且也信任我,甚至亲口告诉我她喜欢林毅。她问我最近怎么和林毅相处的那么好,我说他是问我学习方面的东西。她这才松了口气。
  我和林毅还没闹过什么矛盾,只到有一天,中饭后大家休息一起聊天时,有几个女生正在谈论减肥一事,被林毅听到了,他突然对我来一句:“许洁,你怎么不去减减肥啊,看你圆嘟嘟的样子!”这时周围的男生和女生听到都笑了,我的脸顿时刷的红了,一个正处在花季的女生最介意别人说她胖了,何况林毅当着这么多人面说我,我脸红着走出了教室。我心里想:我狠死你了,林毅,我才不胖呢,以后再也不和你讲题目了。而林毅好象还没意识到他得罪我了,下午还是照常和我说话,而我却不理他,他问我:“怎么了,看你不高兴啊!”我仍旧没理他。一直两天我都没理过他,他觉得很奇怪,直到第三天的晚上,他打电话到我家里问我:“我是不是得罪你了啊,怎么几天都不理我啊!”“对,就是你惹我了,你那天在那么多人面前笑我。”我气冲冲的对他说。“原来是这样啊,对不起啊,我开玩笑啊!”“你的玩笑开也太大了,那么多人都笑我。”“对不起啊,我看你这几天都不理我的,觉得奇怪,现在我向你道歉。”他到是挺认真的说着。我就告诉他说:“大人不计小人过。”这样我和他算是和好了。
  二
   一转眼到了冬天,有一天下雪,林毅没骑他的自行车,和我一起去车站坐车回家,那天我把手套忘在教室了,我不断得搓着自己的手。林毅看到了对我说:“来把手给我。”我把手伸给他,他也没带手套,他抓着我的手,说:“你真的很冷啊,手都是冰的。”他抓着我的手好紧啊,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一股莫名的暖流涌上了我全身,我的脸突然好红,那是什么感觉我无法形容,只觉得我被这突如奇来暖流弄的不能呼吸,甚至快要晕倒。我连忙把手缩了回来。他说:“你不是很冷吗,把手拿过来啊。”我不敢再把手伸过去,林毅冲我笑了笑。那天晚上我就奇怪地失眠了,老想着放学发生的事。我一直在拼命的问自己,今天觉得暖暖的涌向全身的那是什么感觉啊,怎么会突然那样呢!我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个晚上......
  第2天,我和往常一样去学校,那天我去的好晚,林毅已经来了。林毅看我一来就向我借课本,他说他抄笔记,然后还给我。他把书还给我时说了一句话:“看看160页。”我打开书的160页,在那一页的空白处用铅笔写着四个字:“我喜欢你。”我顿时不知所措,赶紧拿出橡皮擦把这几个字擦掉。这一天我似乎都象丢了魂似的,基本上听不进去老师讲的任何一句话,我疯狂地抑制自己这种状态,可是事与愿违。越想克制越克制不了自己。“许洁!”突然我从我混乱的状态下惊了一下,是老师在叫我,“请你把第三题回答下。”我从坐位上站了起来,一语不发,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老师在讲哪里。做为学习委员的我,是第一次在全班同学面前答不上问题,第一次在老师面前那么丢脸。林毅似乎看出我有点不对,下课便问我是怎么了,我对他只是敷衍的说我感冒了。林毅放学还是照常约我一起回家,我对他有点躲躲闪闪的,一路上我们少了许多话。晚上我接到他电话,他仍然是来问我作业的,只是问完之后说:“你今天看起来心情不好,给你听首歌。”我只听到从电话筒里传来一收好久以前的歌,是张学友的《情书》。我说:“你怎么听这么老的歌啊?”他说:“好听嘛,你慢慢听,很好听的。”我听着这首《情书》似乎明白了什么,感觉到他好象在暗示着什么。就这样我又是一个很难平静的夜晚,内心就象是海水一样的波涛澎湃。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喜欢啊,天啊,难道我喜欢他了,我不断在想着这个问题。这就是早恋吧,我不要,我内心好想克制那种冲动。
  过了几天是圣诞节,林毅在下课的时候突然给我一个钥匙扣,那是个很精致的钥匙扣,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坐在月亮上的样子。林毅说这个是圣诞礼物,要我马上和钥匙扣在一起。这一幕正好被转过身来的萧文看见了。“林毅,你干嘛不送我啊!”萧文不高兴地说。“我只买了这一个!”林毅很果断的回答。我当时很尴尬,因为我知道萧文喜欢他。下课时候萧文问我林毅为什么要送我东西,我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因为我最近总告诉他题目嘛,他过圣诞感谢下我很正常了。”萧文半信半疑的眼神看着我,但也没在说什么。又到放学的时候,林毅要和我一起走,我走的很快,生怕别的同学看到我和他一起走,特别是萧文。这天林毅是骑自行车来的,但他还是要求和我走一段路,我在路上问他:“为什么你不送萧文一个钥匙扣呢!”“我根本就不喜欢她,都是你们乱开的那些玩笑,我的钥匙扣只送你。”我怔住了。他又说:“坐到我车上让我带你回家吧!”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任何推辞的坐上他的车,我双手抓在他的腰上,就这样他骑着车载我回去。那是冬天,风一直在吹,可是我当时并没有觉察到那是冬天里的风,只觉得一切都好惬意,好舒服。甚至希望回家的路变长。希望这种惬意一直延续着。这几天我一直在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影响学习,并且也老是告诉林毅马上要考试了,要他抓紧学习。林毅好象明白了我的意思,每天都很用功地学习。但他却要每天和我一同回家,我答应了,但都是和他走了一段路之后,看看后面没有认识的同学我才坐上他的自行车。一路上,我和他象平常一样聊天,我们甚至约好将来考同一所大学。就这样,我和他每天都一起回家。
  三
  就在我沉溺在一切都很美好的过程中,和林毅每天一起学习,一起聊天,一起回家,一次意外突然发生了。有一天他依旧骑车带我回家,我们正聊着起劲,突然前面有辆车朝我们直接快速的开过来,林毅赶紧把车向另一边转,没想到,我被从车上甩了出来,我重重的摔在地上,他也从车上摔了下来,他站起来赶紧来扶我,可是我的脚好疼好疼,站不起来。林毅叫了出租把我送回去。到了家,爸妈见我这样,我赶紧说是自己被车撞到了,林毅是刚好在路上碰到,然后送我回来的。林毅这时看了我一眼,却没说什么。当天晚上爸妈就送我去了医院,拍过X光之后发现幸好我没骨折,只是韧带拉伤有点严重,暂时不能走路,要在医院修养一个月。林毅打电话到我家,从我妈那知道我不能去上课了,就每天来看我,而且把每天老师讲的都告诉我,还认真做了笔记给我看。虽然那时我不能走路,但心里却是甜甜的。希望他每天都来看我,我也没急着想出院。
  有一天,萧文来看我,她问我说:“林毅他天天来看你吧。!”我又是装做一副镇静的表情说:“他来拿笔记给我的,以前我告诉他做了不少题,他是在报答我。”“林毅他喜欢你!”我被萧文这句突然冒出来的话弄得楞了一下,但马上矢口否认。她说:“你别否认了,我早看出来了,这也没什么了。”萧文看起来很大方的和我说着。我却有点尴尬。
  林毅每天都来看我,我的腿也渐渐恢复过来。可是有一天,林毅来看我时,我发现他脸上少了些微笑,通常他都是带着好多笑容来看我的。一开始他就对我说:“我马上要走了,我爸爸妈妈分开了,妈妈要送我回上海老家上学。”我顿时一惊,觉得自己马上要失去什么似的。我急忙问他说:“可不可以不去啊,在这里上学不是一样的吗?”“是我妈妈决定的,是她要回去的,我也和她闹过了,可是不行啊。”我激动的对他说:“在和你妈妈说啊,不去啊。”我从来没有再在林毅面前表现那么激动过。他说:“我走了你要记得我啊!”我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说:“再去和你妈妈说说啊!”他说:“我一定在和她说。”可是林毅要去上海的事实终归没有改变。我的腿差不多快好了,我并不希望自己好起来,因为它一天天的好,离林毅走的日子也就越近了。终于到我能上学的那天了,林毅约我周末去看电影,我同意了,我们看的是梁泳琪和陈晓东演的,名字我现在忘了。讲的也是两个高中生初恋的故事。那天看完电影回家的路上,我们许久都没说话。
  四
  林毅过了没多久就和他妈妈去了上海,我和他的故事也停到这里。那时的我时常会想起他短短的头发,高高的个子,和他向阳光般的笑容。想起他骑车带我回家的那种感觉。这就是我的初恋,我觉得它是粉红色的,因为它充满着浪漫和幻想,我又觉得它是透明的,因为它是纯真的心灵毫无保留的彼此对话.......
热门排行更多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