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经典正文
搜索 导航

埋藏在高跟鞋里的等待

  那一年,我去一个很美丽的小镇看远房的亲戚.因此在那里认识了依水,一个长得跟芭比娃娃一样好看可爱的小女孩,依水的父母离异,听说他们都去了加拿大和北京了,只留下依水跟年老体弱的奶奶在一起.
 "林彬哥哥,你好高喔."七岁的依水仰起红红的小脸眨着那双大眼睛说.
 "呵呵,依水穿的裙子好漂亮,好像童话里的小公主."我抱起小小的依水,亲了亲她脸蛋.
 "依水,吃饭啦!"楼上传来她奶奶响亮的声音.她灵巧地跳下地上,起那条有点长的白色的公主裙走上楼梯,她一回过头,明天不用上课,你陪我去游乐园坐秋千.划船,好吗?奶奶说得很多次要和我去的了,可每次她都说没空去.她翘起那张樱桃小嘴.我说好的.她眉飞色舞地说,太好啦!我明天去游乐园喽,说着她一蹦一跳地走上楼.
  
  游乐园里."林彬哥哥,他们为什么要拍结婚照啊?"她好奇盯着不远处的一对新人.
  "他们结婚了,就要拍照啊."我笑了笑说.
  "那我们也一起拍啊,我今天穿的裙子和那个漂亮的大姐姐差不多一样的呢."
  "结婚是两个人永远在一起,然后才会穿婚纱照相的"我很认真地和依水说. 
  "那等我长大了,我也要穿上婚纱,和林彬哥哥一起拍照,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她似懂非懂地笑对着我. 
  "好啊,等你穿上高跟鞋,我们就一起拍照了."我明显被这个小女孩的话逗笑了.
   那一年,依水九岁,我十八岁.
   我很快就离开了那个小镇,八年没有再见过那个漂亮的小女孩,我们只是通信,我一直保存着她写给我的信,她每年都会送一个贺年片给我,上面说着"林彬哥哥,新年快乐.
  那一年,我二十五岁,在南方一城市的单位工作.她十八岁,她考取上了这座城市的一所高校,是学平面设计的.她打电话给我,叫我来车站接她. 
  八年没有相见,她出落的亭亭玉立,长长的头发温柔地披在肩上.她明亮的眼睛有点疲惫,我帮她提起行李.在我的宿舍里,她有点调皮地说:"林彬哥哥,什么时候结婚啊?""就快了,婚期定在下个月."我看到了她眼神里飞掠而过的忧伤,她依然微笑着说"那恭喜你了喔,到时别忘了请我喝喜酒.""一定."怡心是我的未婚妻,一个娇小温柔的女孩子,对我很好.
 婚礼那天,我拥着我美丽的新娘,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下,我陶醉于间,我觉得我是最幸福的人.在人群中我一眼就看到了依水,她穿着一双粉红色的带有一个小蝴蝶的高跟鞋,轻盈的身影有点落寞,她喝了很多酒,喝到脸通红,她肆意的笑着祝福我们,祝你们白头到老,永结同心,也许全部的人都没有看到她眼角的飞快落下一滴泪,可是我看见了,一下子之间,我的心痛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原因. 
 她在星期天放假的时候,会过来和我们一起吃饭,她亲切地叫怡心为嫂子.一天,怡心上班还没有回来,我早早就回来在厨房忙开做饭了,依水走入厨房,从后面抱着我,声音低沉:"如果你和她离婚了,我可不可以嫁给你?"我惊呆了,拿在手里的两个西红柿,滚落在地上.我慌忙摆脱开依水的手,生怕这时候怡心回来,看到这情景,她会怎么想呢?我的不敢正视依水的眼神:"你以后会找到比我更好的."她哭了,流泪满面.她跑出去,随后我听到砰的一声门关上的声音,我想,她走了吧.
 再之后,她没来过,怡心总会问,怎么这么么不见依水来过的呢?我说,可能她在忙着课程吧.其实我知道依水为什么会没来.两年过去了,没想到我和怡心的感情,就这样被一张离婚协议证书给覆盖了,原因于她爱上别人了.一下子之间,我心灰意冷,精神快崩溃了,我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间和怡心曾共渡过幸福时光的房子,毅然地辞掉了这份收入高薪的工作,第二天就坐上飞往美国的舰班.
 在美国我和朋友学画画,学艺术,我尽量放松自己的生活,过得也算平静,只是偶尔会想起那个穿着白色公主裙的依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在朋友家做客,看到了桌面上的几张画,我被第一张很有诗意的画面吸引住了,画里面画着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女孩子,最为显眼的是她脚下穿的高跟,设计得实在太好了,旁边的标语;你说过,等我穿上高跟鞋,就可以嫁给你,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我翻下第二张,十年前的画面似乎又呈现在我眼前.一张椅子上,一个男孩子对着那个小女孩说,等你穿上高脚鞋,你就嫁给我了.那个小女孩长得像极九岁的依水,一张张看下去,一双双设计美观的高跟鞋跳跃在纸上.我清楚地感觉到我的心激烈地疼痛起来了,我迫不及待地问,这些画谁设计的?"是一个叫谢依水的女孩子设计的,曾这些设计图画在中国轰动了一时.
 我就在当天的舰班回到那座城市,在飞机上我说下定决心,这一辈子我再也不离开依水了.来学校找她的时候,她的同学说,她在医院.在医药里,我轻轻推开门,赫然看到睡熟的依水,她苍白消瘦的脸,让我看了就心莫名的心疼,我的手指划过她的脸,抚摸着她长长的头发.她睁开有些浮肿的眼睛,嘴角浮起微笑,"你来啦?我等了你很久很久了,你再不回来,就没办再见到我了.""胡说,依水会长命百岁的,你不是说过了吗?你要嫁给我的,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我想回家."她说着就揪开被子下来穿高跟鞋,她的脚已经肿得发红,身体也虚弱得一阵子大风吹过,就能把她吹走了.医生说,她最多只能活一个月,除非有奇迹出现,不过这奇迹只有百分之十.我决定和她回到那个小镇上,一起度过她生命最后的时光.

 她穿着高跟鞋,在火车上,她吱吱喳喳说过没完,我在一旁安静地听着,手紧紧握着她那双纤细发白的手,我是真的怕,时间一点点过去,她会永远离开我的世界,想到这,那种微微的疼痛紧紧地住我的心脏,每动一下,它就会痛起来.走在小镇的小路上,依水一踹一跳地,笑得很开心,这种笑容是以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在那间大屋子里,摆满了一双双高跟鞋,五六色的,依水拿起一双高跟鞋擦拭着鞋面上的灰尘."奶奶去世后,给我留下这间大屋子,也给我留下一笔钱,我一个人在这里寂寞,就把钱花在去旅游和买高跟鞋上了,我寂寞的时候就穿上这些高跟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我把它们当宝贝似的陪它们一起晒暖暖的太阳,我在等一个人对我说,嫁给我吧,我们永远都在一起,可我怎么也等不了那个人对我说这句话."说到这她笑了,笑得有些凄美,像一闪而过的流星.
 半个月很快过去了,快乐的时光就是很快过的,我和依水坐在屋子后院子的大秋千上,她依偎在我的怀里,很安静."林彬哥哥,我不快要去见奶奶了,我走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不会走的,你还要陪我走过一生的呢."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个大男人不由分说地,眼泪就悄无声息地落下了,我吻了吻依水的额头"你是我最美丽的新娘,一辈子的新娘.""我想睡觉了,奶奶在叫我了."她喃喃说着.
 
   又是半个月后,依水终还是走了,她最后说:"下辈子如果再让我遇上你,可不要让我等太久."
 在依水九岁时,我曾说过等她可以穿高跟鞋我就娶她,可似乎我让她等得太久了,直至到她这个梦想还没来得及实现,就带着去到天堂.
热门排行更多 »
猜你喜欢